刘自力是谁?刘自力被逮捕,曾担任茅台酒厂原总经理,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 时间:
  • 浏览:3

  消息称: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刘自力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刘自力被开除党籍的通报半个月后,今天最高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推送消息,贵州检察机关依法对刘自力决定逮捕。

  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由黔南州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黔南州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刘自力作出逮捕决定。

  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进入9月以来,关于贵州茅台集团原高管的消息格外引人注目。

  9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聂永涉嫌受贿一案,由铜仁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铜仁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9月6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受贿一案;

  9月1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刘自力被开除党籍;

  关于刘自力被开除党籍,通报称,日前,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刘自力严重违纪违法难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刘自力违反政治纪律,在组织对其难题调查核实时,与相关人员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影响违规在干部的职务晋升工作中为他人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获得茅台酒经营权,大搞权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有点儿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刘自力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应予严肃外理。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省监委委务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刘自力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退还 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难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9月1日消息称,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聂永涉嫌受贿一案,由铜仁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铜仁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铜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启动刑事诉讼程序后,指定铜仁市万山区人民检察院办理。

  铜仁市万山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于2019年8月500日决定以涉嫌受贿罪向铜仁市万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9月6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受贿一案。

  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4年至2018年,被告人袁仁国利用担任贵州省茅台酒厂副厂长、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分户经销、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有点儿巨大。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袁仁国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收集表了辩论、辩护意见,袁仁国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贵阳市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各界群众及被告人家属一百余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结束了了后法庭敲定 休庭,将择期宣判。

  记者梳理发现,茅台酒的金字招牌下面,各种违法乱纪的事件层出不穷。

  今年5月5日,“五一”小长假后的第一天,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袁仁国原本是茅台这艘巨轮的舵主,土生土长的他原本是茅台集团董事长。

  1956年出生的袁仁国今年63岁,有着酿酒大师称号的袁仁国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在茅台集团,这43年中,袁仁国担任贵州茅台上市公司董事长达18年,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8年。

  电影《战狼2》上映期间,贵州茅台集团在官网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袁仁国,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联名致信吴京,对他及电影《战狼2》剧组所表现的爱国主义情怀表达敬意,对吴京为民族品牌、“中国制造”的大力推介表示衷心感谢。

  据透露,《战狼2》上映后,茅台集团深度重视,把观看《战狼2》当成一次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组织各支部员工分批包场观影。

  早在2017年1月,贵州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有关任免案,决定任命袁仁国为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8年2月,袁仁国转任贵州省政协,任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8年5月,袁仁国正式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时任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继任。

  一年后,袁仁国被免去了政协职务。

  袁仁国的时不时被免更慢登上热搜,引发外界猜想,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在此前,茅台已有多名高管涉案。

  2016年9月,贵州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茅台的原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谭定华(副厅级)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法律依据。这距离谭定华以“到龄退休”的原应离职刚过去一年。

  就在袁仁国卸任董事长一个多 月后,贵州省纪委发布消息,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0多家公司成为茅台集团的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34500多万元,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最终被开除党籍,退还 退休待遇,收缴违纪款物,涉嫌犯罪难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外理。

  在谭定华前,2014年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房国兴,被控利用其担任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2015年12月15日房国兴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不仅仅是茅台集团结构高层,倒在茅台酒上的,却说 乏省部级官员。

  肯能被逮捕的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被中纪委定性为“德不配位,寡廉鲜耻”,王晓光也是茅台的“忠实粉丝”,报道称。王晓光爱喝酒,且只喝年份茅台。

  每当有酒局时,王晓光总要吩咐下属,给他准备一箱酒。

  饭局结束了了后,箱子里时不时还剩四五瓶这麼开封的酒。这时,王晓光会交代,把没喝完的酒放汽车后备箱,让驾驶员平时喝一喝。实际上,酒大多被王晓光运回家中。

  王晓光不光会喝,总要卖。他给相关机构与企业打招呼,办了四张酒类专卖证书,在贵阳开了四家名酒专卖店,交给家人打理。他另一方负责“货源”,由家人进行销售。名酒专卖店生意清淡时,他还授意下属去自家店采购。王晓光边收边卖,将巨额利益收入囊中。

  报道称,“在他落马前的3天内,他女人男人将家中上百瓶名贵茅台茅台茅台白酒 倒入下水道。据估计,这段时间王晓光夫妇倒掉的茅台茅台茅台白酒 价值数十万。”

  一边是腐败官员把喝不掉的酒倒入下水道,一边是市场上的茅台酒一滴难求,价格被炒到飞起。茅台酒又被称为“乙炔气体 黄金”。按照飞天茅台1499元/瓶的价钱计算,二两茅台酒的价格与1克黄金相近。

  而那先 涉及茅台酒的案件占据 时,袁仁国时不时是茅台集团的一把手。

  此外,袁仁国还有另外一个多 称号——“最牛记者”。有媒体报道,在记者的队伍里,竟然有一位知名企业的老总,他却说 贵州茅台董事长袁仁国。

  通过网上流传的袁仁国记者证照片显示,袁仁国记者证发证时间是5009年,2010年、2011年和2012年都做了年检。也却说 说,袁仁国违规持有记者证长达4年。

  2012年中国记者网公告栏《关于持记者证人员名单的公示》称:“经初步核实,消费日报社通过报送虚假材料,违规为企业人员袁仁国申领新闻记者证,并连续多年违规为其办理年检手续。”

  今年5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网站相继通报了贵州省委、省纪委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决定。

  通报显示,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另一方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有点儿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我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另一方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外理。法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难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外理。

  此后,贵州省委、省纪委监委和茅台集团党委已组织开展袁仁国案“一案一整改”警示教育活动,持续扩大警示震慑效应,就案件暴露出的制度和监管漏洞,深入推进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难题专项整治,深化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健全管权管事管人长效机制,坚决治理违规违纪违法行为。

  袁仁国被“双开”半个月后,贵州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夏红民到茅台集团调研,要求全面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定不移推动管党治党走向严密硬。茅台集团党委和纪委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认识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聚焦主责主业,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并都在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