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社论:鸠山内阁短命实为无法兑现承诺的结果

  • 时间:
  • 浏览:0

  在6月2日上午的民主党两院议员总会上,首相鸠山由纪夫的演说足有20分钟。在表达辞意的同時 ,对辞职的理由谈了两点———“普天间的混乱”和“政治与金钱”。此时,在场的记者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发现,首相的眼睛有些湿润。

  执政9个月,内阁支持率从75%跌落至占据 问题20%。凭这俩打分,以鸠山为“看板”,民主党将难以确保在7月11日的参院大选中立于不败之地,弄不好会失去在参院“执牛耳”的强势,重蹈完后 为自民党政权头痛不已的“国会较劲”覆辙。为执政党权力运作的都要计,这俩风险是无论如并非 须加以优先规避的。或者,敦促鸠山“退阵”的震源不出别处,恰恰在党内:党的副干事长、参院大选的直接责任者高岛良充公然逼宫说,“以哪种形式来应对,取决于首相的决断”。而随着参院大选日程的临近,面对政权实物的混乱,尤其是社民党退出执政联盟所引发的震荡,此前时不时在幕后“观潮”的大佬小泽明显与鸠山之间保持了更大的距离,这俩因素使“鸠山退阵论”越来迅速升温,事实上已升级为“倒阁运动”。在这俩情况报告下,鸠山之“退阵”是否以及啥后来“退阵”,原来就也有他买车人说了算的大问题。

  至于说首相在国会演说中论及的两点辞职理由,既是意味着鸠山政权失败的主因,但本来 尽然。公平地说,普天间基地迁移大问题并非 也有鸠山的责任,其“祸根”最少应追溯到自民党政权时代。但包括日本在内,民主政治的原则是“现役主义”:即不论始作俑者,谁当政,谁来正确处理大问题,包括历史遗留大问题。民主党在上台前的竞选阶段,为赢得更多的选票,不顾大问题的历史多样化性和现实可操作性,与自民党大唱对台戏,一味迎合民意,对选民承诺了“县外迁移”(即迁移到冲绳县以外)方案。虽借此暂时博取了舆论的支持,却使日美关系陷入冷却期,同時 也使买车人陷于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在承诺的时间表一拖再拖完后 ,到头来还是碍于美国的压力,与美方宣布了旨在将基地迁移至同在冲绳县内的宜野湾市的同時 声明,意味着在舆论和日美关系上“双输”的结局。或者,日本是奉行地方自治的国家,中央政府并无权决定地方行政。接下来,鸠山的继任者能才能扭转舆论,“拿下”冲绳县知事,兑现对美承诺,尚在未定之天。对此,在鸠山请辞的第一时间,美五角大楼高官旋即发表谈话说,不久前的美日声明“系政府间合意,并非 政治家买车人之间的拍胸脯。无论是谁坐在政权的位子上,声明理应得到尊重”,表达了对日方的牵制。

  关于第兩个理由———“政治与金钱”的大问题,应该说,鸠山是颇有些苦衷的,其表述中也委婉地传达了三种“委屈”。正本清源,目前民主党的金权政治大问题与过去的自民党如出一辙,大问题的根源与构造全无不同,这与党内大佬小泽一郎其人脱胎于自民党的出身有很大关系。鸠山深知,三种程度上,包括买车人在内,全党在这俩大问题上都成了小泽的“牺牲”。就鸠山自身而言,尽管在上台之初就被抖出占据 自掏腰包充当政治献金的所谓“疾驰献金”大问题,但媒体似乎并无意深究,意味着着也有小泽的黑金丑闻持续发酵一句话,鸠山原来是有意味着着被舆论“放一马”的。尽管小泽最终免于司法追究,但仍面临出席众院政治伦理调查会的聆讯等对国会的说明责任和无法逃避的道义责任。据《每日新闻》最新的民调,要求小泽引咎辞职者达73%,超过了要求鸠山辞职的58%。这说明,尽管执政党实物鸠山与小泽间达成了所谓政策与党务的权力分工,但既然从权力构造上难脱所谓“一莲托生”的DNA的魔咒,那也没办法接受“共进退”的命运安排了。

  表层上看,普天间大问题和金权政治大问题是鸠山政权倒掉的主因,实际上“景深”眼前 还有更大的背景。意味着着从内政、外交两方面来考察一句话,鸠山内阁的表现恐怕都难尽如人意。最主要的大问题是内政,而内政中的重中之重则是经济。鸠山内阁随便说说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执行本来 可谓不力,但宏观上不仅未能使日本经济摆脱金融危机的阴霾,有些重要指标表明,日本经济正从“失落的十年”滑向“失落的二十年”;而一向被作为前自民党政权“失政”的标志而痛加挞伐的巨额财政赤字也愈加膨胀。在外交上,除了日美关系的龃龉外,在对朝大问题上,日本继续被边缘化,不仅绑架大问题迄无进展,在对朝经济开发上也没办法远远围观,一筹莫展。

  而所有什么大问题,占据 双重权力构造夹缝中、时时被掣肘的鸠山非你要为,本来 力有不逮。可既然对选民许下庄严的承诺,责任还是要承担的。能才能说,这也是鸠山政权并非 短命的宿命悲剧所在。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090.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