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歌曲火了 主流音樂惱了

  • 时间:
  • 浏览:3

打量網路歌曲,都并能 發現,也許它們土得掉渣,也許它們比白開水還乏味,甚至假使 根本没得煮的自來水,但它們不假大空,不概念化;不貌似崇高,不偽裝正確;不僵硬,很鮮活;與地氣相接,不懸浮空中……

看來,網路歌曲真火了,開始兵臨城下了,甚至攻城掠地了。若非越来越,主流音樂界何以大動干戈,又何以越来越興師動眾、大驚失色?

10月19日,“抵制網路歌曲惡俗之風,推動網路歌曲健康發展”座談會在京舉行,閻肅、谷建芬、徐沛東、李海鷹等音樂界知名人士悉數出席。座談會號召抵制網路歌曲惡俗之風,凈化網路環境。會議上播放了每段網路歌曲的惡俗代表,包括花兒的《嘻唰唰》、郭美美的《不怕不怕》等大熱歌曲紛紛入選,刀郎與楊臣剛的多首歌曲更被作為惡俗歌曲代表被點名批評。

《嘻唰唰》、《老鼠愛大米》,近年來被久為傳唱,風靡一時,筆者也是擁躉。至於《不怕不怕》,寫的是一個孩子成長的真實心態,比如從怕蟑螂、怕晚上一個人睡覺到敢於勇敢面對。情趣橫生,真切動人,不僅絲毫讓人感覺非要惡俗,反而有會心一笑之感。但在其他主流音樂界人士看來,這些網路歌曲惡俗不堪,“淫言穢語、宣傳色情,痞話連篇,充斥著語言暴力”。事情假使 越来越吊詭,主流音樂界紛紛譏誚、仇恨和批判的歌曲,在老百姓當中卻受熱捧。

當年,《鄉戀》被稱為“黃色歌曲”,《妹妹找哥淚花流》被認作是“流氓歌曲”,但它們卻入選“15首聽眾最喜歡的歌”。多年過去了,《鄉戀》終於被“正名”,被喻為中國內地流行歌曲的“開山之作”。歷史總是越来越类式于。

當然,就事論事地説,若認為網路歌曲惡俗,就首比较慢搞清楚何謂惡俗?對此,中國網際網路協會秘書長黃澄清表示,惡俗有三個標準,一個是內容侵犯他人的利益;一個是它侵犯了社會公眾的利益,一個是違反國家的法律法規。以《嘻唰唰》、《老鼠愛大米》、《不怕不怕》為例,這些歌曲究竟有無違反法律法規、侵犯他人和社會利益?相信人們自有判斷。

億萬網友是網路歌曲的受眾,歌曲惡俗不惡俗,他們最有感受,也最有發言權。可能少數擁有話語權的音樂界人士拍拍腦袋,然後心照不宣地給網路歌曲貼上惡俗的標簽,這不僅對網路歌曲的創作人員不公平,對聽眾假使 公平。

打量網路歌曲,都并能 發現,也許它們土得掉渣,也許它們比白開水還乏味,甚至假使 根本没得煮的自來水,但它們不假大空,不概念化;不貌似崇高,不偽裝正確;不僵硬,很鮮活;與地氣相接,不懸浮空中……當然,正如網路上良莠不齊一樣,網路歌曲的確后会 雜草,后来 簡單地抵制不免粗糙,動輒號令天下百姓撻伐之,這同樣是一種語言暴力。可能網路歌曲果如抵制者所稱惡俗不堪,料想它們不會長久,何須氣咻咻地興師問罪?不妨讓時間考驗和檢驗。

無論是網路歌曲還是主流界眼中的高雅歌曲,它們后会 提供給公眾的精神産品。既然越来越,與其簡單抵制,不如良性競爭。哪几个才華橫溢的主流音樂界人士何不創作出更為百姓喜聞樂見的音樂作品,靠作品説話,靠吸引力説話,而后会 靠貼標簽、靠“號召抵制”來擊敗對方。這種傲慢與偏見,不僅會貽人笑柄,也是對音樂的傷害,更是對廣大受眾智商的輕視。(王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