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顺:从“西方哲学”到“生活儒学”——在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的讲座

  • 时间:
  • 浏览:0

  诸位好!很高兴能有原来的而且跟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就哲学大间题进行交流。

  一般来说,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在谈到哲学的时候 ,脑袋里立刻就会有中哲、西哲、马哲之分。那是学科建制上的你这俩划分,你这俩什么都有有我你这俩形而上学的观念。而今天我所要讲的,却是原来三层意思:首先讲一下我所理解的西方哲学;而且再通过对西方哲学的批判,而引入中国哲学、尤其是儒家哲学;最后我要我说的是,在今天的诠释学观念下,根本就这么所谓“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之分。总之,我要我讲的是你这俩普适的哲学观念:“生活儒学”的观念——这是我对儒家哲学的理解。

  先从西方哲学讲起。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对从古到今的西方哲学,有各种各样的概括。我要我着重讲讲西方近代以来的哲学。

  一般来讲,哲学作为你这俩彻底的思想,作为你这俩系统完整版的理论构造,一定首先寻求2个多初始的观念,由此出发,进行哲学形而上学的建构。这里有2个多词语,是2个多关键词,却是研究哲学的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所一向忽略的。你这俩词什么都有有我the given ——“所与”;而且胡塞尔所说的“原初所与”—— the primordial given 。这是而且,哲学作为你这俩建构,是观念的构造,是趋于稳定在意识当中的事情。而在一系列的观念中,有2个多初始的观念,整个哲学的完整版建构由此现在时候刚结束。你这俩观念之什么都有有有是“原初的”,是而且它是无条件的——大概 哲学家各自 认为是这么的:它既都有逻辑推导的结果,也都有经验给予的东西。而且,而且它是逻辑推导的结果,它就需用有逻辑上的前提;而且它是经验产生的,它都有事实上的条件。——在这你这俩情况表下,它都有再是原初的。而彻底的哲学思考从原初的观念现在时候刚结束,你这俩原初观念是“自身所与”(the self-given)的;而且用中国人话语说,它是“自然”的——各自 这么的。

  西方近代哲学有两条基本的进路,其一起点,首先什么都有有我寻找2个多原初观念。四根是经验主义的进路,四根是理性主义的进路。

  经验主义认为,所有的认识都发源于感觉。这里,感觉似乎什么都有有我2个多原初的观念。但事实上暂且这么。近代从培根现在时候刚结束,老是有2个多大间题,使经验论陷入困境,那什么都有有我:当说到感知的时候 ,感觉都有原初的,感觉仍有其前设、预设。那是而且,在通常朴素的观念中,感觉的趋于稳定意味着着:由2个多主体碰到了2个多对象、客体,于是产生感觉。显然,这里趋于稳定着感觉的先行条件:“心-物”架构,亦即“主-客”架构。这是感知的先行观念。原来一来,感觉就不再是原初的观念了。不仅这么,你这俩经验主义进路势必会陷入“认识论困境”,这是西方近代以来哲学发展的一大动力。比如我手里这支粉笔,你为什么会证明它是客观趋于稳定的?要我说:我看见它了,摸到它了。而且看见它、摸到它都有感觉,而感觉不过是意识的你这俩形式。五官感觉,都只有说明它们在你的意识中趋于稳定。认识论困境有两层意思:第一,你如何后能 确证客观觉得?第二,即使后能 确证,主观的意识又如何后能 穿透“真空”去达到那个客观觉得?什么都有有有,作为大物理学家的马赫,暂且认为各自 是在研究哪几种客观的物理大间题,而认为各自 所研究的不过是感知你这俩,从而提出了“物是感觉的复合体”的命题。所谓客观的觉得,借用佛教的说法,叫做“不可思议”:所谓“不以人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客观觉得”是不可思议的。设想一下,你为什么会而且走出你的皮肤?结果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发现,经验主义发展到贝克莱的“趋于稳定即被感知”,后能 保证感觉的原初性;而且什么都有有我休谟的“不可知论”,表明所谓客观觉得是不可知的,原初的东西,惟有感觉而已。而且,原来一来,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又会陷入另外你这俩困境:感觉是经验性的、个体性的,原来,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如何后能 保证不同个体之间的感觉的一起性?甚至,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如何后能 保证个体性你这俩?亦即,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如何后能 确证或多或少个体的客观趋于稳定?用胡塞尔话语说,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如何后能 保证“主体间性”?更严重的大间题是: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明明白白地领悟着客观趋于稳定;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生存、生活你这俩,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一切视听言动,都有以原来的“趋于稳定信念”为前提的。比如,待会儿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要去吃饭,你总只有一边走向食堂,一边却心里想:那个食堂只不过是子虚乌有的东西!(笑)什么都有有有,而且这么关于客观觉得的信念,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无法生存。什么都有有有,经验主义只有处理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生存大间题、生活大间题。

  而且,近代西方哲学又有另外四根进路:从笛卡儿、康德到胡塞尔的先验的理性主义。笛卡尔先怀疑一切,胡塞尔提出悬搁“超越物”,即:凡是超出意识以外的东西,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都把它“里装去括符”、存而不论。笛卡尔要寻求原初的自明的观念,他的思路是:我觉得能怀疑一切,但却唯独只有怀疑“我在怀疑”这件事情你这俩。你这俩怀疑你这俩叫做“思”,是理性的事情。但这是纯粹的思,而并都有某各自 的思,类事都有笛卡尔各自 的思,什么都有有我胡塞尔式的“纯粹先验意识”。原来一来,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找到的原初观念,都有感觉,什么都有有我理性。而且,你这俩理性主义都有大间题。比如说,在胡塞尔那里,要达到先验意识,需用先悬搁超越物;要悬搁超越物,又需用先采取“大间题学的态度”。而且,这上面临着两难:而且我还这么大间题学态度,这么,是哪几种东西、哪几种人足以我要我采取大间题学态度?而而且我而且具有了大间题学态度,这么,我难道都有而且达到了纯粹意识领域啥时候?原来,我是为什么会达到纯粹先验意识的?你这俩困境也同样适合于作为形而上学的儒家心学。类事,孟子提出“先立乎其大者”,所谓“大者”指的是心性,亦即先验的主体性、本体性。孟子讲“良心发现”,良心是先验意识。原来,是哪几种东西、哪几种人足以我要我产生“先立乎其大者”你这俩态度?而且我而且有了你这俩态度,说明我而且是良心发现了,既然原来,那又暂且再行“先立其大”?原来,我是如何获得你这俩态度的?不仅这么,你这俩先验理性主义进路同样只有处理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生存大间题。以胡塞尔为例,他提出了“生活世界”的概念,却同样陷入了两难困境:而且生活世界原来什么都有有我外在的经验世界,它什么都有有我首先应该被悬搁掉的外在超越物;而且生活世界原来什么都有有我内在的先验世界,它如何而且切中外在的经验世界?它甚至只有确证他人的觉得性。为此,胡塞尔提出了“主体间性”大间题。但他却不而且在先验论框架内处理你这俩大间题。比如,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坐在这里听我讲,可我心里却在犯嘀咕: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是在经验世界、还是先验世界?(笑)而且在先验世界,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却在经验世界,咱们只好“老死不相往来”了!(笑)原来一来,先验理性主义进路就会成为无关现实生活的痛痒的玄思,儒家把它叫做“麻木不仁”。

  什么都有有有,无论经验主义、还是理性主义,这两条进路还会使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陷入悖谬,只有处理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生存大间题、生活大间题。

  于是,总出 了海德格尔那样的思想。他的想法是:从根本上把“认识论困境”你这俩大间题你这俩消解掉。认识论困境是形而上学思维妙招的产物,而且,海德格尔就要“解构”形而上学。

  为此,我先得解释一下哪几种叫“形而上学”。形而上学什么都有有我所谓“纯粹哲学”,尤其是所谓“本体论”,ontology,或译为“趋于稳定论”。海德格尔要把你这俩传统形而上学解构掉,叫“哲学的终结”。海德格尔认为,从古希腊哲学现在时候刚结束,形而上学哲学就都误入了歧途,而且亲戚亲戚亲戚朋友都有在思考“趋于稳定者”,而忘记了“趋于稳定”你这俩。这里,海德格尔提出了著名的“趋于稳定论区别”,即趋于稳定与趋于稳定者的区分。趋于稳定者是你这俩“东西”,中国人称之为“物”,西方人叫“实体”。时候 完整版哲学思考的,都有原来的“东西”,亦即:作为完整版趋于稳定者的终极根据的那个趋于稳定者:物质、上帝、理念,等等。你这俩终极趋于稳定者是本体,而其它趋于稳定者都有大间题。类事中国哲学的“道”与“物”的关系,或“道”与“器”的关系,什么都有有我本质与大间题的关系。(这里的“道”是狭义的理解,暂且包括作为趋于稳定你这俩的本源之道,而仅指形而上学的道:“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在你这俩形而上学思维模式下,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还会说:“透过大间题看本质。”这就意味着着:大间题身后有个“东西”。你这俩东西,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把它叫做本质、本体,它是2个多实体,是2个多趋于稳定者。而在海德格尔这里,你这俩形而上学被解构掉了。海德格尔借用歌德话语说:“大间题身后这么东西,大间题什么都有有我最好的指南。”你这俩大间题学意义上的“大间题”,什么都有有我趋于稳定你这俩。

  形而上学执著于趋于稳定者,遗忘了趋于稳定你这俩。这么,趋于稳定你这俩是哪几种?你这俩问法是不合法的,而且当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原来发问的时候 ,你这俩“哪几种”就而且意味着着2个多东西,2个多物,即2个多趋于稳定者。而趋于稳定你这俩都有有任何物。“……是哪几种”原来的发问妙招只有针对趋于稳定者,比如,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说某各自 “都有东西”(笑),觉得他确觉得实是2个多东西,亦即是2个多趋于稳定者。而趋于稳定你这俩却都有东西。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只有原来发问:趋于稳定如何?这都有在问2个多物如何,什么都有有我在问你这俩物的“在场性”何以而且,即在问趋于稳定者何以而且。2个多物之什么都有有有成其为2个多物,成其为2个多趋于稳定者,首先是而且它趋于稳定着——to be 。这什么都有有我说,是趋于稳定你这俩给出了趋于稳定者,而都有相反。各自 所理解的儒学——“生活儒学”,承认海德格尔的你这俩思想观念。举个例子,母亲、儿子原来的“人”,主体性的人,都有趋于稳定者;而母爱,作为生活夫妻感情,却是趋于稳定你这俩、生活你这俩。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通常以为,先有2个多母亲、2个多儿子,而且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之间趋于稳定了你这俩夫妻感情,叫做“母爱”。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老是习惯于原来的形而上学的思维妙招。但事情你这俩正好相反:而且这么母爱的到场,这么,那个母亲根本不成其为母亲,而那个儿子也根本不成其为儿子。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作为人,不趋于稳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not to be 。

  这么,“to be”是哪几种意思呢?什么都有有我趋于稳定你这俩。而且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会说,在科学的思维妙招中,类事在现代符号逻辑中,“to be”即“是”表示你这俩关系:一是“∈”,表示2个多个体变元属于2个多集合;二是“ ”,表示2个多子集合属于原来更大的集合;三是“≡”而且“=”,表示定义关系——2个多集合等值,而且表示2个多个体的同一关系——相等。这你这俩关系的一致性在于:它们都表示趋于稳定者之间的连接。个体变元是2个多趋于稳定者,集合是2个多趋于稳定者领域。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想想普通逻辑学教科书上画的哪几种圈圈吧。谓词逻辑中的标准形式——三段式,什么都有有我2个多圈圈之间的关系。每2个多圈圈都有趋于稳定者。这什么都有有我说,哪几种都属于形而上学思维妙招对to be 的理解,亦即都有对趋于稳定者的理解,而都有对趋于稳定你这俩的理解。在生活你这俩、趋于稳定你这俩的层级上,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只有这么理解。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只有对生活作你这俩形而上学的、而且科学的把握。千万暂且把生活对象化,千万暂且把生活夫妻感情对象化。你千万只有问:“你为哪几种爱我?”(笑)你只有问:“你爱我哪或多或少?眼睛、鼻子、还是嘴巴?”(笑)而且原来一来,爱人就被你对象化了,你就现在时候刚结束打量他、判断他、权衡他、计算他,他就变成了2个多客体、2个多“东西”!他被物化了。当然,to be都需用用来表示趋于稳定者之间的连接,类事:A是B。但这恰恰表明:A和B的趋于稳定乃是由to be、亦即趋于稳定你这俩给出的。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之什么都有有有后能 正确地使用“是”、使用to be,那是而且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时候 而且对趋于稳定你这俩有了你这俩先行的领会,这绝都有逻辑推出的、经验给予的,什么都有有我“生存领会”,是最本真的领会,它先行于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所有其它观念。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如何知道趋于稳定你这俩?而且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在生存中领悟着。而且,海德格尔认为,惟有四根途径都需用去接近趋于稳定你这俩,那什么都有有我生存领会。

  什么都有有有,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需用“还原”,回到“事情你这俩”——用生活儒学话语来说,回归生活。为此,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要采取“返回步伐”,回到轴心期、乃至前轴心期,即回到“前形而上学”时代。形而上类学从轴心时期现在时候刚结束的,中国也从诸子百家现在时候刚结束进入了理性觉醒时期。生活儒学就要回到“孔孟之道”,回到“三代”的精神生活。而且,回到轴心期、前轴心期,并都有要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回到古代的那种生活妙招中去,而什么都有有我要回到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各自 当下的生活你这俩。这什么都有有我我老是所说的,“最远的什么都有有我最近的”。那是而且,你这俩轴心时期恰恰展示了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是如何从源始本真的生存、本源的生活感悟,走向形而上学的构造的,你这俩过程启示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如何重建形而上学。

  西方哲学发展到这里,达到了它的极致。现在,我要我批判海德格尔,由此引入中国哲学、尤其儒家哲学——生活儒学。为什么会批判海德格尔呢?

  第一,我讲“生活”,而海德格尔讲“生存”—— Existenz。他认为,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只有通过此在(Dasein)的生存去领会趋于稳定,而且说,趋于稳定只有通过此在的生存领会才而且绽现出来;什么都有有有,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就只有通过对你这俩特殊的趋于稳定者、亦即此在的生存特加阐释原来四根途径,去突入趋于稳定概念。显然,这里趋于稳定着你这俩区分:觉得任何趋于稳定者都趋于稳定着,而且暂且任何趋于稳定者都生存着。唯有此在生存着。这就意味着着:生存觉得是你这俩趋于稳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