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勇:如不能成为改革契机,房产税不征也罢

  • 时间:
  • 浏览:0

  2010年1月9日,重庆选着开征房产税。试点落地后,无房的,自然期待房价下降;因对征税规则不足一句话权,有房的,即便仅一套,也在担心赖以安身的房子终要交税;指在否有之间的,则急切想知道这件“终极武器”,还会 真打掉地方政府上瘾的土地财政,对血拆釜底抽薪。

  试点毕竟而是试点,何况具体方案未定。在木已成舟日后 ,作为纳税人,尚有五点诉求或值得一说。

  首先是征税的正当性。新税种也好,从1986年的房产税暂行条例扩展而来也罢,若想从公众口袋直接掏钱,理应由人大立法,而非政府发个条例就把这事儿给办了。到底按面积还是按价格征,为什么我么我么税率是0.5%或3%,已购房征不征,第一套房否有永久不征……那先 疑惑,得通过人大辩论一一澄清和界定。征税等于拿走民众私有财产,不给政府近乎无限的征税权套上民众正式同意的笼头,为什么我么我么而是能让民众放心。

  其次,房产税是地方税,正本清源,其根本用途,否有调控房价的“利器”,而是为了保障政府有财力为本地居民提供各种公共服务。为“专税专用”,地方财政都要向公众公开,由人大最终决定。换言之,房产税如要正式开征,除了税收法定,进而都要公共财政。

  其三,此税开征,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就要彻底割断,只能两头都吃。疑问在于,开征日后 ,靠那先 保障地方政府不再垄断土地继续“招拍挂”?美国政府靠着 “美元霸权”还会 对外“债多不愁”,中国政府却断只能靠着当事人的绝对强势,对内“税多不拒”。

  2010年的卖地收入高达2.20万亿,土地财政已到疯狂边缘,非改不可。而要改变许多 局面,得从根子上削弱地方政府对土地的绝对控制力。土地供应的多元化是土地市场正常化的基本前提,而这又有赖于“同地同权”,包括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直接入市、小产权房的合法化等。那先 改革徘徊争议多年,此时不推,更难有来时。

  其四,除了权力与权利之间质的调整,也别忘了权力与权力之间量的优化。通过调整税制,中央与地方当形成更合理的分权治理价值形式。

  分税制改革以来,中央财政占比由1993年的22%上升至平均占比52%,1009年中央给地方的转移支符近3万亿,接近中央本级支出的两倍。通过捏住地方的钱袋,保证对地方的财政控制力,“跑部钱进”成为治理常态。

  在另另有一个巨型国家,这会遭遇难以克服的信息不对称。当地最都要那先 公共服务,绝非几条部委遥控可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说,还进一步削弱了地方政府对本地纳税人的敏感度,使权力之眼向上仰望,丧失对权利的起码尊重。

  唯有将财政权力下放地方,再由本地民众通过做实人大、公众参与等妙招,将地方分散的需求地方凝聚于预算编制,将这份财力用足用好。权力下倒入哪里,权利的监督就要跟进到哪里。只能,不能形成另另有一个健康的多中心的分权治理机制。房产税的使命之一,便是力促“强中央,弱地方”许多 与现代治理相抵牾的财政格局尽早改变。

  最还会说的许多是,政府会否以调控房价之名,行增税之实,也是公众所担心的。自1005年5月恢复二手房交易营业税以来,通过加税调控房价,几成笑谈。机会供求格局不变,市场价值形式照旧,市场在观望二天后,房价每每加速上涨。结果是,政府钱包更加鼓胀,买不起房的人则陷入更深的绝望。

  既然2011年税收收入高达7.20万亿,增幅22.64%,在开征房产税的一并,何不满足公众的迫切需求,大手笔减税?税收增速连续十多年高于GDP增速两倍以上,政府理应深怀愧疚,以避“敛财”之讥。

  上述五点诉求,无非是要政府权力归位,纳税人权利伸张。但契机毕竟而是契机,改革要一一落地,既要靠纳税人权利的觉醒,也都要政府主动的制度设计。机会房产税在几处试点日后 便全国推开,再无上述更重要的配套改革,不如不推。那先 年,已有所以改革机会被错过。许多 次,还望别再止步于公众的口水成灾,栏杆拍断。【南方周末】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8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