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钊:布什第二任期的中美关系

  • 时间:
  • 浏览:1

  304年美国总统选举是受到全世界瞩目的一次选举。经过一场鏖战,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终于获得连任。布什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可能怎么,笔者试图在这里做4个大约的预测。

  布什第一任期的中美关系

  当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布什第一任期的中美关系。

  布什及他的主要助手是怀着对中国的战略疑虑现在开始当我们的任期的。布什在30年竞选当中说过中国是“战略竞争者”原来语句,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还写过文章论述某种 点。30年8月共和党纲领中也重复了某种 说法。更并不说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哪几当事人了。但布什又是支持与中国的自由贸易的。在30年国会辩论对中国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待遇(PNTR)时,他超越党派界线,发表公开信,呼吁国会议员,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人,支持对华PNTR,使中国成为美国的正常贸易伙伴。301年4月1日指在的海南撞机事件某种 是4个偶发事件,但此事恶化了中美关系的气氛,使两国关系在数月中再次指在低谷。但在此事得到处置后,两国关系即现在开始缓慢恢复,7月4日,布什总统给江主席打了电话,7月下旬鲍威尔国务卿访问中国。鲍威尔在北京正式表示:“美中关系是很难复杂性,又包括以后方面,以后简单地用4个词来富含是不正确的。这是4个复杂性的关系,但也是4个很难建立在友谊和信任的基础上的关系、建立在一起努力处置大问题的基础上的关系。”从此前一天,布什政府不再用“战略竞争者”或“竞争者”来定位中美关系。

  301年9月11日对美国的恐怖主义袭击对中美关系的改善起了相当的利于作用。诚然,中美两国间的形态性矛盾,两国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人权大问题上的分歧很难时会而得到处置,两国在台湾大问题上仍然指在严重分歧,在中国发展过程中两国利益的调整也可能好快得以实现,两国间仍然指在战略疑虑。但“9·11”事件使美国决策者认识到,对美国最危险的是“激进主义与技术的结合”,即恐怖主义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冷战现在开始以来4个劲在进行的美国对华政策辩论暂告终止;它也影响了美国的战略调整,使美国认识到与大国媒体合作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重要性;反恐扩大了中美两国媒体合作的领域,中国支持了美国对塔利班的战争,中国在处置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方面完善了出口管理体制,实现了从行政管理向法制化管理的转变。中美关系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保持了稳定。

  中美关系的大体走向

  在本次大选中,中美关系很难成为一项主要的争议。这主要有4个意味着着。第一,美国人现在要关心的事情不要 ,反恐、伊拉克、朝核、伊朗核大问题等等,中国都是当我们关心的主要大问题。第二,经过冷战现在开始后十余年的对华政策大辩论,在经过了对 “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等等的反复辩驳前一天,民主、共和两党对中国的发展、对中美关系对美国的重要性、对美国对华政策可能大致形成4个共识,即中美两国之间具有广泛而深远的一起利益,具有广阔的媒体合作领域。现在布什连任,都都要为两国关系省下了与新政府的磨合期,都都要期待布什的对华政策将有较大的延续性。这里说的延续性是从两方面说的:一方面,两国之间将继续进行媒体合作以应对一起的威胁,某种 媒体合作可能时会扩大;当事人面,哪好多个两国关系中的高度次大问题以后我会好快得到处置,它们时会对双边关系造成制约和影响。

  笔者认为预测今后四年的两国关系要考虑以下好多个因素。第一,布什第二任期中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仍然是反恐和处置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尤其是核扩散。第二,美国的战略重点是在从西亚到中东这4个小弧形地带。布什政府要优先处置的大问题是伊拉克、伊朗核大问题、巴以冲突。伊拉克战争现在开始一年半了,但安全情形很难改善,对美军和伊拉克安完正队的袭击有增无减,304年11月美军的死亡人数与4月一样达到创记录的135人。参与美国的“志同道合者联盟”的国家纷纷退还 或正在考虑退还 它们的军队。现在仍有13?20万美军在伊拉克维持治安,时会为了保障305年1月30日的大选,都要增兵到15?2万人。即使305年1月的大选如期举行了,安全形势也并不要 再得到好转。笔者以为,美国是陷在了伊拉克,在整个布什第二任期,伊拉克都是他的心头之痛,是对布什政府的最大牵制。巴以和平系统进程前景难卜。布哪好多个现在说要使用他的政治资原来处置中东大问题,但这仍然是荆棘丛生的道路。其实遇到抵制,但美国还将继续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第三,中美两国领导人在过去几年中频繁互访,可能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某种 工作关系仍将继续下去。总之,笔者认为,当当我们要预期,除非指在意外情形,中美关系将能保持稳定,中美两国在广泛的双边和国际领域的媒体合作将进一步扩大,两国关系将沿着建设性的媒体合作关系的道路继续发展。

  限于篇幅,这里集中讨论4个大问题:朝核大问题和台湾大问题,前者是布什在东亚地区所面临的最紧迫的大问题,后者是中国最关心的大问题,这4个大问题处置得怎么将决定今后四年的中美关系。

  关于朝核大问题

  在过去的两年多中,经过有关各方的一起努力,实现了朝美中三方会谈,举行了三次六方会谈,初步形成了六方会谈某种 和平处置朝核大问题的机制,但就处置朝核大问题某种 来说,还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其根本意味着着是美国与朝鲜之间在经过了半个世纪的敌视前一天,不足英文最基本的信任。

  朝鲜半岛非核化符合中国的利益。朝鲜发展核武器会产生“溢出效应”,引发该地区的核竞赛。朝鲜一旦真的爆炸核装置,很难韩国也会发展核武器。韩国可能在进行浓缩铀的实验室试验,可见它有提取浓缩铀的能力。1998年朝鲜发射大浦洞导弹后,日本对朝鲜4个劲满怀戒心。按照日本的经济力量和科学技术水平发明核武器都是难事。甚至台湾也可能蠢蠢欲动。那样,东北亚地区就会出现核竞赛,东北亚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就岌岌可危,这自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中国在朝核大问题上的另一目标是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和稳定。这对中国东北的安定、东北经济的振兴具有重要意义。可能朝鲜真的出现混乱,大量难民拥入中国是不可处置的,那样不仅会造成东北甚至别的地区的社会大问题,甚至会产生安全方面的大问题。当我们决非要让朝鲜乱。

  朝鲜半岛的非核化是中美两国在某种 大问题上的一起利益,而对于第二点,两国的立场是有分歧的。在美国,在朝鲜搞政权更迭是某种 普遍的主张,不仅是共和党保守派,时会民主党人,一些在中美关系上与当我们一起语言最多的人都主张在朝鲜搞政权更迭。1996年10月笔者在汉城参加一次朝鲜半岛安全形势讨论会,当时在野的阿米蒂奇和联 央情报局前局长盖茨都是。当我们认为朝鲜的现政权随时都可能垮台,而国际社会要做的事以后我对它施加更大的压力,利于它更早垮台。到20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美国人不公开说政权更迭了,但心里想的仍然是在朝鲜改朝换代。303年5月,也以后我布什回应伊拉克大规模军事行动现在开始后不久,笔者去国家安全委员会见一位官员,我说,当我们倾向于和平处置朝核大问题,但各种选取都是桌上摆着,可能和平处置不成,都都要实行封锁、禁运、联合国制裁、外科手术式的打击,直到像伊拉克那样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时会,伊拉克安全形势恶化,朝鲜的随近国家都是同意和平法律最好的办法以外的法律最好的办法,美国这才表示致力于和平处置朝核大问题,并表示不寻求在朝鲜半岛的政权更迭。但现在当我们还是4个劲地听到美国一些保守的智库发出在朝鲜搞政权更迭的噪音。

  还都要指出的是,可能过去两年在朝核大问题上很难实质性进展,美国人中的焦灼感正在增长。不少人可能在问,伊拉克很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布什政府匆匆匆忙忙地发动了战争;而朝鲜当事人说有核武器,布什政府倒对它很难耐心,这是为哪好多个?美国人的耐心是有限的。可能在今后一年中,六方会谈仍然非要取得实质性进展,那大问题就可能起变化。现在美国画了一根绳子 红线:朝鲜不向外扩散核武器或其部件、材料和技术,可能指在了扩散的情形,事情就不同了。可能某种 和内部人员的意味着着,美国很难发动如伊拉克那样的大规模战争,但一些强制性法律最好的办法是可能的,如用防扩散安全倡议(PSI)的法律最好的办法对朝鲜进行实际上的封锁,把大问题提交国际原子能机构,甚至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可能那样,中美在朝核大问题上的分歧就会突出出来。这是当我们要极力处置的事态发展。 时会可能在朝核大问题上两国的分歧公开化,笔者以为还可能影响到美国在台湾大问题上的态度。当我们很难把这4个大问题挂钩,但实际上这4个大问题是有联系的。

  还有某种 情形是值得注意的,有的美国学者说,除非中国把朝鲜在六方会谈中作出让步与中国对朝鲜的援助联系起来,时会朝鲜是不要 再采取灵活态度的。某种 说法我说反映了一些官方人士的意思。某种 把朝鲜的立场完正取决于中国态度的说法当然是当我们所反对的,就如王毅副部长所说,中国不掌握处置朝核大问题的钥匙。但可能朝鲜大问题继续很难进展地拖下去,美国国内对中国在朝核大问题上的作用的大问题就会很难大,这也会影响对中国在地区安全大问题上的立场的看法,非要不引起当我们的重视。

  过去两年中,中国劝和促谈,在朝核大问题上起了很大作用,赢得了全世界的赞扬。今后,中国要加强劝和促谈的力度,尽力处置朝核大问题的逆转,争取在305年就使大问题取得一些实质性的进展,把朝核大问题朝着和平处置的方向推进,在此基础上使六方会谈演变成为东北亚地区安全的机制,这对中国有着长远的利益。?

  关于台湾大问题

  对中国来说最重要、最敏感的大问题还是台湾大问题,这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之所在。未来四年中美关系要稳定,要发展,4个重要的条件是美国对台湾的政策非要出现大的偏差。为了简要地说明大问题,这里讲几点。

  第一, 美国对台湾历来的政策目标是使台湾与祖国大陆永久分离。1930年6月27日,杜鲁门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的一项声明中第一次提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说哪好多个台湾“未来地位的决定都要守候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的考虑”。在1954年第一次台湾海峡危机中,美国曾唆使新西兰策划所谓“神喻行动”,企图把台湾大问题提交联合国,交由联合国托管;在美蒋谈判《一起防御条约》时,蒋介石极力要把金门、马祖包括在内,美国坚决不肯,结果两国一起“防御”的范围限于台湾和澎湖。在1958年第二次台海危机中,美国又一再压迫蒋介石放弃金门、马祖,专守台湾、澎湖,双方关系一度非常紧张。一起,美国以后我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美国所希望的以后我台湾和大陆永久原来分离下去。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时作了“前一天不再说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承诺,但实际上美国的某种 意图很难改变。尤其当美国国内还有相当势力认为中国是“潜在威胁”的前一天,美国以台制华的战略在今后相当时期内以后我会改变。在某种 点上,中美两国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第二, 与上一些相连的是,美国历来要求中国政府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从20世纪30年代的中美大使级谈判以来,美国就一再要求中国政府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在中美建交谈判中美国又提出原来的要求。在遭到中国政府拒绝后,美国把台湾的未来都要通过和平法律最好的办法选取写进了《与台湾关系法》,成为美国对台湾的安全承诺。前一天,美国历届政府都坚持某种 点。1996年春我军进行导弹演习时,美国派出4个航母编队驶向台湾海峡炫耀武力。近年来美国4个劲在加强第二岛屿链的实力,有的美国官员明白地说:“台湾是美国西太平洋安全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现在布什政府实行双重清晰政策,也是反对大陆对台湾使用武力。在这两点上,这是中美两国间的4个根本分歧。?

  第三, 在布什的第一任期中,他的对台湾政策从前一天的战略模糊转变为所谓战略清晰,或称“双重清晰”(即台湾不独立,大陆不动武)。他的对台政策有两次调整。

  第一次以301年4月24日布什上任百日接见美国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的回应为标志。当记者问到,可能台湾遭到攻击,美国“与否有责任去保卫台湾”时,布什说美国要“尽其所能协防台湾”。从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政,还很难一位美国总统作过原来的回应。1999年7月李登辉抛出“两国论”后,新保守派组织“新美国世纪计划”在8月的一项公开声明中强烈要求克林顿“明确回应,一旦指在对台湾的攻击或封锁,美国就将去保卫台湾,包括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但克林顿很难做原来的声明。其实次日在接受CNN记者采访时他又说了一些仿佛是“亡羊补牢”语句,表示“你要帮助台湾自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08.html